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童乃寿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安徽省博物馆童乃寿画展研讨会纪实

2013-05-31 17:20:0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学术主持:王佛生(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郭因:(著名美术评论家)

  我是很喜欢童乃寿的画,可以说是粉丝之一,对他作品的看法大体反映在我给他写的序言上,我不重复里面的话。乃寿的国画山水,可以说对山水结构的建构基本要素他都表现得很好,如气韵生动、笔墨精妙等。我特别喜欢他的写生作品,正是这一批作品的笔墨形式和情景的表现非常独特。道与技的关系有的人说由道到技。如齐白石等,有的是由技到道的,如吴昌硕,乃寿可以说走的齐白石的道路,道到技。画家大体分为两种,一种职业画家,以技法取胜,一种是文人画家,以意境取胜,有的画家是兼有这些画家和学者文人画家之长,乃寿具备了这些画家之长,他处世不惊,特别在身体特别不好的情况下,还在不停地画。

  林阳:(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

  童乃寿先生生长于安徽。说到安徽,不能不提徽州文化,就不能不提新安画派。明末清初,渐江、査士标等画家崛起,他们大胆创新,主张师法自然,寄情笔墨,对后世的中国山水画创作影响巨大。童乃寿先生正是承继传统,师法自然造化,通过大量的写生掌握了黄山的形态美,描绘峰海,以体现其整体的磅礴气势,以奇松、怪石、云海“三奇”及丰富的瀑布组合,表现出黄山天然的完美特质。他笔下的黄山,群峰叠翠,烟云流动,千姿百态,宛如仙境。他的用笔,有时沉着厚重,力能扛鼎,如斧劈落,铿然有声;有时枯笔皴擦、简淡深远,羚羊挂角,了无痕迹。他善于用墨,善于运用墨色的不同变化,将黄山独特的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他笔下的黄山,更具诗意,时动时静,变幻万千,有时是日出之前晨雾之下的峰峦,有时是旭日东升的云涛,有时是春雨之中的飞瀑,有时是秋色中的烟云。流畅的气韵表现在音乐的节奏与水墨的美感。童乃寿既以自我意识去表现黄山的独特峻峭和蓬勃的生命力,又以勾勒黄山美景达到忘我无我的境界。

  今天,在童乃寿先生艺术大展之时,由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中国当代名家画集——童乃寿》,既是对童乃寿先生绘画创作的肯定,也是向童乃寿先生的艺术探索表示深深的敬意。本社为童乃寿先生出这本画册是需要经过美术界各方面权威专家组成的艺委会研究讨论最后投票来决定的,童乃寿先生是全票通过,这也充分说明了他的黄山山水画作品的艺术魅力是大家一致公认的。今年,童乃寿先生已到古稀之年,七十随心所欲,祝愿童乃寿先生在未来的岁月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给世人留下更多更美的作品。

  安徽的文化非常深厚,同时也希望政府能大力支持文化事业的发展使安徽的文化可以走到前面来,推出更多的安徽画家走向全国,让全国的美术界更多的了解安徽的优秀美术作品。

  裴家同:(合肥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乃寿的画展必须要到。我们相处的时间很长了,我是52年认识他的。他在小学教书的时候,他的作品在当时比较出众,当时以花鸟为主,那是还在学习阶段,当时他画的很多。现在很多画家都是以多取胜。张建中先生当时组织画家到黄山写生,那一次活动把写生作品的水平向前推进了一步,经过那次的写生后童乃寿进步很快,大家也都有很大的进步,如对传统绘画的理解,对山水的理解。

  合肥画院成立时很多人都想进,很多人都是找我的,只有童乃寿是我请了三次,进来后就是专业画家了。乃寿是注重写生的,祖国的名川大山他都跑遍了,很执著,很勤奋。在山水画中他是从写生中来表现出安徽的山山水水,处理的构图很完整,特别是对笔墨的运用。

  傅爱国:(巢湖学院副院长)

  九九重阳节,是老人的节日,祝大家长寿。

  十年前一次的笔会上和童乃寿相遇。看他画画就是享受,在这我想说两点。

  1、在他们这一代人没有那个地域、画派之分。但我还是愿意把童老画的风格放到新安画派这个脉系里联系起来谈。黄山是新安画派的所有的画家表现的主要对象,这个脉系来看,他的所有画黄山作品,都从这种画黄山笔墨的感受中找到了一种情趣。2、刚刚郭老讲到我更愿意认为童乃寿是以书入情,以书写景,画境通过诗意来体现。在这一代人身上大我之行,雄健的笔束情怀,赖老是以大我情节来表现自然,所以说童乃寿的作品展是文化大餐,是一种精神享受。

  王守志:(合肥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祝贺我的老朋友画展成功,画册的首发式更是隆重地举行。几十年来我们一起生活创作,我们一起进的画院,相处间非常尊重的。其艺术风格的精神在童乃寿的山水作品中体现得非常到位。他的所有作品主要以黄山为题材,童乃寿画的黄山,是他自己在几十年的摸索和创作中总结出来的。画山水要有传统的功底,师法自然,走向自然,他一次一次地到黄山去写生,多年来在研究探讨黄山的表现力上下了大功夫才形成了现在独特风格。怎样把黄山变成自己的黄山,对画家来说很难很难!他做到了,是乃寿在这里刮起了黄山风!

  穷苦出生的乃寿,生活艰苦时,喝点酒兴奋一下,合肥很多的饭店都有乃寿的画,他是真正的人民艺术家。再艰苦,他都非常乐观,家里的一切都是靠他的一支笔支撑起来了。一直到后来得了癌症,7天7夜不能进水,他却乐观地说:“就那回事,老天爷还没叫我走。”风趣地对待生命,这又是老天爷对画家的厚爱,好人好报。他的语言不多、表达少,但他的画品和人品很高。

  周彬:(合肥市书画院名誉院长)

  和乃寿有深厚的友谊,交往近四十年,我俩都有酒量,喝酒的故事能写本书,童乃寿是逢场必醉,喝醉了画意大发,他醉后像个活济公,一切都不当一回事。他在得病的时候我还是院长。他的名字有一颗童心,寿是长寿,对于他的身体状况我更是乐观,他一定会好起来的。乃寿的画雅俗共赏,北京专家在大红袍评选时全票让乃寿通过,进入了大雅之堂。而广大观众更是喜爱他的画。童乃寿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的,今天这个画展办得很不容易,几十年一路走来就更不容易,历史上很多大艺术家都是经过很多磨难后才成功的,往往条件优越不一定能成功。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很不容易,他是个天才的艺术家但也是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才能成就今天的童乃寿。

  刘晓明:(合肥市文联副主席)

  今天是个节日,童老的展览在安徽美术界很受关注,更得到了前辈和同行的厚爱。感谢主办、承办、协办的这些单位和人民美术出版社。感谢支持和参与这次活动的所有专家、同行、朋友!我讲两点感受。一是今天一进门就看到王仁华老师、胡礼惠老师在为展览签名操持着。所以说好人好报,他的人品、画品确实为今天大家所公认。这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亦是画界道德感的体现。二是我们的前辈陶老、郭老、裴老、周老都来到展览和研讨会的现场,这也是我们安徽美术界繁荣发展的前提,我们大家都希望为美术界能出又好又多的作品,有了一流的人才,我们安徽美术界才会繁荣。

  艺术要走向生活、艺术要继承传统、艺术要有个人风格和创新。今天看这个画展,前面有几十幅童老以前的写生的作品,笔墨体现出了当时他自己的情感,这样的成功和他几十年的生活积累是有密切关系的。艺术家要深入到生活中去。前面林阳主编说安徽美术界要走出去,首先要继承并且更要创新。画展上这些写生稿和以前王石岑、徐子鹤有异曲同工之妙之美。傅爱国前面说到新安画派隶属于安徽的艺术瑰宝,我觉得童老的画也能体现出新安画派的精神,吴蒙画派、岭南画派以自然为创作素材。童老的画是以自然来体现笔墨传情,以水云为气,万象更新。他在中国画的创作中,笔墨和水的运用确实有他自己的独特点,在皴法上也有他个人创新的东西,追求个性,讲究原创,走近魏晋,才能进入享受古人的传统精神的魅力之中,童老在这方面给我们做出了很多的探索。

  倡导走进生活、研究传统的表现方法后要搞出一套自己的东西,这样才能形成自我风格。十七届六中全会一直在强调要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指出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其中的一个核心要点,就是如何建设文化强国,这是站在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基础上,所以从自觉和自信的层面上讲,我们各界文艺工作者要用手中的笔来体现文化自信,这一点对于安徽的美术界的艺术家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再次感谢。祝童老艺术常青,身体健康!

  王永敬:(文艺理论家、画家)

  首先祝贺画展隆重开幕和画册出版,今天这么庞大人脉的研讨会,毫无疑问,这种人气、人脉在安徽好多展览里都找不到这种感觉,我们作为画画的后辈见到这种场景是很激动的。我作为年轻人其实不是很适合在这里发言,但是我要说说看了这个画展的感受。王守志认为童老画黄山很有特点并给予很高的评价,我很赞同。最近这几年我省老画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展览有郭公达先生和张建中先生,再就是童老在安徽的这次画展,画黄山、表现黄山是要有代表性的。1984年全国在合肥召开了一个新安画派的研讨会,当时国外人都来了,有研究汉学的、美术史的专家,影响很大。但这个展览之后,童老画黄山给出了一个可喜的成果,这是全国画家的一种期待。90年代省画院在北京办过这样的一次展览,后来广东也办了一次安徽中国画展览,都受到了好评,之所以好评的原因,是他们在这些绘画当中看到了黄山在安徽这种地域文化的主要影响,新安画派,今天的继承人走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状态,这种状态的好和坏还需要历史的评价,但是要走出来,要有一定量和度的作品来支撑,还要用一定量的人来支持。今天看展览,画黄山童老先生给我们做了很好的榜样,大家体会到了新安画派的绘画理念,黄山的表现理念。这几年和童老有多次笔会在一起,看过很多他画的大画或小画的黄山山水,但是看到今天这个展览上这么多的画黄山的作品时,还是很吃惊的。面貌很多,不同时期的感觉打破了过去多年对他的误会,好多作品是他在70年代末80年代创作出的这一批优秀的写生作品,看了展览时你会想到中国画以后的发展是意义重大的唐代的时候,就提出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个理论,而现在画画的往往不外师造化,外师造化就是大自然,那么大自然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怎么画它,童老画展的作品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启示。刚才在展厅里我就对朋友说,接下来会有一股风来学他的作品。“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童老创作指导思想。童老之所以有后来这种成就与他前面这些写生作品是很有紧密关系的,要没有前面的外师造化,后面怎会有什么自己对自然的感受,在笔墨上怎会有这么多的表现形式,更不会是现在这个创作模式。我觉得这种风气,我们画家应该提倡,里面很多书法作品是叙述了他对绘画创作时的感受,这种感受性的东西也让大家研究一下。这种方式办展览以后应该提倡,看展览的人看到你的作品,同时也能看到你作品创作背后的想法。现在全中国都在提倡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回归中国传统文化,中国画就要在回归笔墨传统的情况下来共同研究,他这个展览给我们许多推动这种研究作用的个案,尤其是他的写生作品,会对我们重视笔墨、重视对大自然的写生创作,有很多的借鉴作用。

  钱念孙:(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童老画山水,法度严谨,再一个神、情、境俱见,不惊不妙。他的山水画,特别是七八十年代的写生作品,就能看出来他有深厚的造型基本功和国画笔墨塑造山形的基本功。近4年来,他画大幅的黄山作品已经脱离了实景的黄山,那一山、一峰、一树、一石的写生,是画他心中的黄山,那么画,他的笔墨有了一定的变化,比如,他可能用焦墨来勾出大概的山和水造型后,再用淡墨染,一层一层地染。这样的画法,在他后期的创作当中特别明显,我感到特别突出的是,他画黄山跟别人不同的地方很多,如他对云的处理。他的后期黄山作品,山的墨色、墨气很重,大块的黑和白怎么融合在云气中,哪里空白哪里灵动,我觉得他是做了很多的探索课题。还有一些画,特别是在右上角一片空的,这片空的题字也好,基本上是用云代替,这是他作品的特点。新安画派画黄山是个重要的主题,黄山怎么画,要用实践来体现,童先生在后期画心中的黄山当中,不论是树、山、石,特别是云,他在结构处理上、在墨色处理上,黑白怎么交替、怎么转换,以及墨的枯涩浓淡的交融上,他都有自己的思考。和他以前的作品相比,后期的黄山表现得更强烈。他还在探索当中,我相信刚才裴家同老师说:童先生现在才70岁,是画家的黄金年代,后期黄山怎么表现,会取得巨大的成就吗?会在这个变化当中如何继续发展下去?我相信童乃寿在他心中会有更好更多的黄山的图景。

  凌徽涛:(合肥市书画院院长)

  童乃寿先生从艰苦环境走到现在很不容易,可以说他是个人民的艺术家。童老的画在合肥的知名度是家喻户晓的,早在70年代很多酒店、大的宾馆乃至很多收藏家家里都有他的画,他的人品人缘都是如此之好,只要有人求他的画他就给,特别是80年代期间童老有三个儿子,境况非常艰苦。我记得当时童老住在纸箱厂的二层小楼上,我们去看他的时候,上楼梯都咯咯地响。在家没有大画案他把被子掀开就在床板上画画,当时条件很艰苦,但那个时期是他画得非常好的时期。84年到89年,他走过了很多大山,特别是在黄山一住就是半年时间,非常勤奋,从早画到晚。我经常跟朋友讲,像童老这样表现黄山的形式和风格我在全国没见过,童氏黄山的笔法,很清秀又厚实,是一种表现黄山较好的体现形式,画得非常细腻和大气,那种表现出来的独特的黄山意境,那种对云的独特塑造,那种水气、墨气的运用,那种皴法,可以说,表现出的黄山既真实又不真实,正是童老心中的黄山,又是专家和老百姓非常喜欢的黄山,这才叫雅俗共赏。希望童老以后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张松:(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今天上午也是安徽美术界一个盛大的节日,童乃寿画展和画册首发式都取得了圆满成功。我是今天上午8点20左右到的省博物馆,那时候广场上还没有多少人,台子非常大,我就问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怎么回事?上一次办张建中的画展也是这样的。我就进去准备主持词,不到半个小时出来,一看可以说是人山人海。昨晚在准备主持语时的时候,我在想明天一定是群贤毕至,高朋满座,惠风和畅、阳光灿烂的景象,就像周彬说的童乃寿,童有童心,乃是又小、又高、又大。他画的画也是这样,焦墨焦到位,水和云,韵到底,所以说非常的生动,应该说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画家,一路默默走来,非常不容易。他身体不好,刚才有人说了他两次癌症住院治疗,这在人生命最关键的时候,他把这种状态淡化,已经超然了。神马都是浮云,任何时候把艺术都当做自己的追求,他的画就能得到我们国家最高出版机构的认可,不容易。我们安徽在世的画家目前来说他是第一个,这对于作为安徽美协的负责人来说,我为童老的成就感到骄傲和自豪。童老之所以能够成功,是他把自己的生命融入了艺术,传承也好,创新也好,研究自己的技法也好,追求的雅俗共赏也好,能做到这些是很不容易的。还有圈内圈外的,能看得懂的作品才是最高境界。开幕式和研讨会有这么多人来参与,这就说明了他的艺术魅力、人品和人缘,生命融入了艺术,把艺术再融入了社会,不管谁问他要画,他都给。这是一种境界,一般人不会有的境界。搞艺术创作要没有这种境界是难以成行的。我今天主持,就感到非常的高兴和荣幸,为有这样一位德艺双馨的画家而更感骄傲。21世纪我们安徽的中国画坛上,不断地有闪亮爆发的点,郭公达老先生、张建中老师,裴老前不久,江苏又给他做了个艺术馆,已经开馆了,今天我们的童老的展览办得很成功,可见这些画家都是有使命感和责任感,有大德的,所以他们做展览的时候,粉丝、追求者特别多。你的艺术得不到人们的认可属于孤芳自赏,我们谈艺术要谈为人民大众服务,要为这个社会和时代服务,这是当代画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林阳先生在开幕式上语气不重地说了两句话,黄山是安徽的名片,童老画的黄山也是安徽的名片,这就是说对一个艺术家最高的褒奖。你的艺术不能为这个时代、为这个社会、为人民服务,那你就有愧于这个时代。如果仅仅是一种爱好,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那就另当别论,如果你把艺术当做毕生的追求,无论遇到什么坎坷,什么困难,只有坚持一个信念往前走而不退惧,童老就是这样,他做到了。前不久张建中身体也是不好,裴老前几年身体也不好,这几年艺术伴随着他又焕发了青春。安徽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又是文房四宝大省。如果安徽的国画不能在全国的画坛上占有一席之地,我作为美协的负责人惭愧,同时也倍感肩膀上的担子之重。任重而道远,有他们绘画的艺术,必将在全国发生巨大影响。我们作为组织者,我们有义务把安徽的艺术推出去,无论是过世的还是健在的,还要吸取社会各界人士。安徽的中国画应当在我们这一代手上振兴起来,如果我们大家有童老在这种病重之下还坚持创作的精神,卧薪尝胆,那么我们安徽的中国画一定会在全国提上一个更高的层次,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台阶,不会愧对祖上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资源和财产。在这里我代表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向童老和70岁以上的艺术家鞠个躬。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童乃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